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大咖名流 >
被吴秀波坑完的新丽传媒又被吴亦凡害惨了
发布日期:2022-07-30 04:2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此线亿,上不了台面的#阿里破冰文化#也紧随其后。8月9日凌晨,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才公布对涉嫌男员工进行“永不录用”的决定。此时,距离事件发生已过去了十余天。

  此事一出,阿里巴巴股价跌超4%。大众对舆论的看法,早已写在上市公司的股价涨幅之间,也让头部公司更加警惕关于“人”的重要性。

  吴亦凡涉嫌强奸被刑拘引发的动荡还在持续。一方面,饭圈整顿接踵而至,为了呼吁理智追星,2014年在微博上线日下线。

  另一方面,影视行业再次警惕使用劣迹艺人。2018年,高云翔性侵事件、范冰冰阴阳合同引发的税务地震事件相继发生,导致2015年由唐德影视出品的《巴清传》(又名:《赢天下》)至今迟迟未播;2021年1月18日,男友张恒爆出郑爽国外代孕一事,《只问今生恋沧溟》团队遭到当头一棒,内部危机重重的北京文化也雪上加霜(相关链接点击没想到,郑爽成了「北京文化」2021年第一只“黑天鹅”)。

  2019年10月30日,在腾讯V视发布会上,腾讯视频副总裁韩志杰公布《簪中录》将改名为《青簪行》,公布男女主演分别是大流量艺人吴亦凡,以及借助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名气正旺的杨紫。

  “当红炸子鸡”组合,无疑让这部至少被平台定为S级别的项目备受期待。但《青簪行》热于流量,也败于流量。

  原著小说《簪中录》讲述了小宦官黄梓瑕与夔王李舒白携手探案,揭秘大唐风云的故事。

  小说受众很广,曾位于腾讯文学网持续畅销榜的第一名,而且被译成英、韩、泰等多国语言出版。其中文出版封面的下方写着:凤凰联动图书、凤凰联动影业,凤凰联动戏剧共同出资逾5亿(非影视投资)打造最强文化产业链。

  无论从热度,还是不菲的投资额,粉丝与资方均很看重《簪中录》。消息一出,关于主演阵容的讨论便甚嚣尘上,豆瓣现近仍有记载。

  有网友在第一时间质疑吴亦凡的演技,担心他撑不起男主角李舒白,毕竟由其主演的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《夏有乔木,雅望天堂》《致青春:原来你还在这里》等影片豆瓣评分均不过5分;由于过往作品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《欢乐颂》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等“小白”形象,也有网友称杨紫演不出大女主的睿智。

  IP改编成影视剧,主角受到书粉的“审判”算不上什么新鲜事,真正让《青簪行》败坏路人缘的,是男女主之间震动业界、甚至被CCTV6报道的“撕番之战”。

  2019年11月16日,《青簪行》还没有开拍,由粉丝引发的“撕番”争议如期而至,官方微博@ 电视剧青簪行在正式公布演员名单时,却没有艾特两位主演,只写道:“欢迎两位同月同日生的演员加盟。”

  官方的模棱两可,《青簪行》的番位不明,引来双方粉丝的强烈争执。杨紫经纪人深夜发文“尽人事,听天命”更激怒了吴亦凡粉丝,吴亦凡吧要求明确官宣:“明确,则青簪行,不明确则寸步难行”。吴亦凡吧表示,在剧方未明确番位前,吴亦凡吧拒绝参与此剧的任何宣传活动。

  6月3日,《青簪行》拍摄7个月,距离杀青只剩下一个月,然而官方海报一出,将原本就没有被压下去的“番位”火苗烧得更高。

  海报中,吴亦凡居海报中间,名字靠左的站位被粉丝认定为一番站位,这样的排位瞬间引来杨紫粉丝的不满,并质疑《青簪行》有阴阳剧本,男主角有加戏成分,将撕番问题上升到行业创作问题,引发微博线亿;在知乎“如何看待青簪行撕番”问题下,阅读量超470万,甚至被CCTV6进行报道。

  在CCTV6的报道中,特邀嘉宾汪海林表示,阴阳剧本行业或许存在,建议演员采取法律手段,但如果是粉丝掐架,则没有必要;而影评人谭飞则调侃:“说实线度,看完这个海报近视到了1000度。”

  “撕番问题”也导致《青簪行》败坏了不少路人缘。负面新闻越来越多,杨紫对此不再沉默,在微博上发文:“我希望大家不要被纷乱的新闻影响,相信我们认真创作的态度。请大家可以再给我们这部剧一点时间,不要提前拒绝我们这部戏。”

  但主创团队万万没想到,压死《青簪行》最后一根稻草的,是被行业列为劣迹艺人的吴亦凡。

  现如今,《青簪行》的微博删除了吴亦凡的所有痕迹,只留下了一条2020年7月杀青时的微博。可是这条微博也未能幸免,充斥着各大嘲讽声,仿佛在印证着网友的心声:作妖必糊。

  吴亦凡事件一出,《青簪行》是否能播的问题再次成为焦点。网传陈飞宇将用AI换脸的方法替代吴亦凡,但被官方辟谣;也有传言剧集将大量删减男主角戏份,回到最初的“大女主”模样。

  2014年8月14日,靠着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》爆红的柯震东因吸毒被抓,其主演的电影《捉妖记》也受到影响。随后片方果断删除柯震东所有戏份,并找到井柏然进行男主戏份的补拍工作。

  幸运的是,《捉妖记》在2015年暑期档成功上映,这档117分的古装奇幻喜剧片获得超24亿的票房,帮助片方及时止损的同时,《捉妖记》也成为中国影史第2部破20亿的影片,第11部破10亿元的影片,见证国产电影向前走出的又一步。

  影片《捉妖记》的“奇迹”在电视剧中很容易失灵,比如唐德影视斥资5亿拍摄的《巴清传》。

  2015年,凭借《武媚娘传奇》一剧,唐德影视成功在A股上市,在剧集领域风光了一把。从2016年至2017年,唐德影视净利润过亿,且呈正向增长。2018年第一季度,公司一季报显示,当时制作完成的《巴清传》总售价9.15亿,同年播出的《那年花好月正圆》收视破2,也成为其利润增长来源。

  意外很快发生,2018年3月26日,《巴清传》男主角高云翔在澳大利亚一酒店涉嫌性侵,随即被捕;真正动荡的风波从五月底开始,崔永元晒出“阴阳合同”以及“拍戏4天6000万”的天价片酬后,矛头指向范冰冰,国家税务总局要求彻查阴阳合同中涉税问题,从而引发影视行业的“大震荡”。据娱乐资本论报道,有影视宣传公司因补税而宣布倒闭。

  正值上升期的唐德影视迎来一颗“重磅炸弹”,原本最能为公司谋利的《巴清传》瞬间成为一个累赘,直接将其拉下地狱。2018年,唐德影视净利润为-9.27亿,同比下降581.55%,接连的亏损甚至将导致公司遭遇“停牌”危机。

  2019年10月,唐德影视公告将斥资不低于6000万对《巴清传》进行修改;2020年4月26日,唐德影视则公布将不再投入资金对《巴清传》进行修改,且无需保证该剧在2020年7月15日前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电视台卫星频道、互联网进行播出,终于将包袱甩出。

  据骨朵网络影视2019年《AI换脸技术替换角色,影视行业风控新思路》报道,换脸技术确实可行,一家名为山影世嘉的公司已经完成了2部电视剧和1部电影的角色替换(具体信息未透露)。

  2020年《三千鸦杀》播出后,观众发现配角青青的脸与身子格格不入,这才发现青青因演员扰乱公共秩序而“遭遇”了换脸技术;2020年6月, 仝卓因自爆高考作弊惹众怒,不仅发文告别湖南卫视,由其参演的《了不起的儿科医生》部分也被换脸,即便戏份不多,观众仍能一眼识别换脸技术。

  对于60集且男主戏份较多的《青簪行》而言,即便换脸技术毫无违和,但能找到愿意“接盘”的一线男演员也并非容易之举。

  再次斥重金重新拍,似乎又步入唐德影视的后尘。如今,高云翔罪名不成立,范冰冰活跃起来,唐德影视“卖身”国资,但《巴清传》再也没有了消息,这或许就是《青簪行》的最终归宿。

  2018年9月,凭借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等作品爆红的吴秀波,迎来了“出轨门事件”。2019年1月,其主演的电影《情圣2》宣布撤档,至今未播出,而同样由新丽出品,吴秀波与杨颖主演的另一部电视剧《渴望生活》也没有了消息。

  2018年8月13日,阅文在公布半年业绩的同时,也公布了另外一档重磅消息:将以不超过155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新丽传媒。

  从市场反应来看,这场收购并不被看好。2018年上半年,阅文经营利润达5.674亿元,同比增长一倍之多,原本欣欣向荣的阅文公布收购的消息后,股价跌幅超过10%,市值一度蒸发百亿。

  从2012年便开始冲击IPO,截至2017年已经冲击三次IPO的新丽传媒,在阅文这里找到了新价值,但被并购的同时它也需要在2018—2020三年之中完成5亿、7亿、9亿的对赌业绩。

  对于原本就出品过《我的前半生》《余罪》《白鹿原》等剧的新丽而言,制作优质的内容并不难。而在盈利能力方面,新丽传媒也有一定的实力,据中国证券报报道,2017年,新丽传媒利润3.49亿元,甚至超过了当时的上市公司唐德影视的1.93亿元,完成次年的对赌业绩不算一桩难事。

  2018年,由于《情圣2》的撤档,《如懿传》虽未能上星,但剧集网络播放量超160亿,排行年度第三(2018年腾讯娱乐白皮书统计),新丽传媒在第一次对赌中,全年实现净利润为3.24亿元,未能如约完成对赌;2019年,《庆余年》播出,豆瓣口碑8.0,在2019年腾讯娱乐白皮书国产电视剧热度TOP10中排名第八,《诛仙 I》累计票房4.05亿,新丽传媒全年实现净利润5.49亿元,相较于7亿的对赌业绩,仍有1.5亿的差距。

  2020年,因《陈情令》爆红的肖战遭遇AO3事件,低调成了他一年的关键词。当《流金岁月》入选白玉兰,《狼殿下》在腾讯顺利播出,新丽传媒的净利润也仅为4.07亿,在疫情期间能有如此的表现,十分不易,但距离9亿的目标越来越远,而由其造成的商誉减值高达40亿元,更是拖累阅文上市以来首次亏损。

  2020年8月,阅文集团与曹华益等新丽传媒原股东重新签订了为期5年(2020—2024年)的对赌协议,五年间,净利润有所降低,分别至少为2亿、3亿、3亿、3亿、以及3亿。这也意味着新丽传媒在后疫情时代,2021年至少要创造3亿的净利润。

  2021年初,《赘婿》在爱奇艺创造了日均消费历史第一的成绩,短集数下成就了高转化率;年中,《叛逆者》在CCTV8黄金时段的收视连续20天第一,全网热搜428次;参与出品的《你好,李焕英》创造54.13亿的票房。前期势头十分强势,如果稳定发挥,新丽传媒仍能在影视行业一片低迷的情况下,逆流而上,实现3亿净利润的最低业绩不成问题。

  五一档,由郭富城、张子枫、荣梓杉主演的《秘密访客》票房仅2.14亿;参与出品的歌舞青春片《燃野少年的天空》仅拿下1.6亿的票房;吴亦凡事件后,《青簪行》受到的影响让新丽传媒再次蒙上阴影。

  然而,与《巴清传》相比,《青簪行》并无法压垮新丽传媒,对于阅文的影响也有限,毕竟这部剧的背后由腾讯、阅文、凤凰传媒三大上市公司买单,风险大大降低。从冲击IPO三次失败,到三次对赌失败,这家公司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。

  从作品上看,新丽的剧集储备也较为惹眼。在2021年的待播片单中,古装剧方面,有李庚希、张若昀主演,编剧王倦亲自操刀的《雪中悍刀行》;由路阳导演,陈坤、白宇主演,改编自马伯庸原著的《风起陇西》受关注度也很高。这两部剧从IP到主创,仍有爆款潜力。

  《青簪行》的损失对于新丽而言,更像是一记警钟。从吴秀波、肖战再到吴亦凡,流量艺人背后的红利,更像是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,随时可能被反噬。